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两个务必一种深思西柏坡老区见闻

发布时间:2019-07-08 16:23:27

“两个务必” 一种深思——西柏坡老区见闻

(走基层 听民声)“两个务必” 一种深思——西柏坡老区见闻  新华石家庄11月24日电(李柯勇、齐雷杰、王民)“有钱男子汉,无钱汉子难。”西柏坡不愧是革命老区,村民的口头禅都这么有才。  受太行山区自然条件限制,因西柏坡闻名于世的河北平山至今还是个贫困县。然而,这里的人们从来没有停止过摘掉“穷帽子”的努力。多年心得,他们仍用顺口溜来概括:“困难困难,困在家里就难;出路出路,走出去就有路。”  62年前,在全国革命胜利前夕,毛泽东同志在西柏坡提出了着名的“两个务必”: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、谨慎、不骄、不躁的作风,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。  穿过秋日的阳光和连绵的阴雨,日前在平山县走村入户,听到了许多艰苦创业的故事。老区干部群众的作风令人感动,给人启示,引人深思。  “小作坊走向大市场”折射老区精神  驶过盘旋的山路,进入苏家庄乡下东峪村,还没到闫建文家门口,先听到一阵叽叽喳喳的说笑声。转过去一看,七八个妇女坐在小板凳上,身边摆着大大小小的盆子,一边用钳子剥核桃仁,一边吵吵闹闹。  48岁、黑瘦精干的闫建文是下东峪最早从事核桃加工的农户之一。20多年来,他从穷得吃不饱饭,变成了远近闻名的“核桃大王”。  “1990年秋天,我开着拖拉机把核桃仁拉到县外贸公司,那知出口形势不好,人家坚决不收。”闫建文一边用黢黑的手“哗啦哗啦”地翻着核桃,一边讲起了创业史,“忙了大半年,眼看几万块钱的东西要砸到手里了。那是我全部家当啊,我感觉天都塌了。”  绝望之际,一位石家庄的亲戚建议:要不拉到城里零卖试试?数九寒冬,闫建文来到了陌生的城市,骑着自行车,手提小杆秤,赶早市、挤夜市、摆地摊,一斤一斤地兜售。  就靠这么一股子不低头、不服输的劲头,几年后,他的生意做大了。如今在三四个村都有核桃加工点,每年加工五六百吨,收入上百万元。他还带动了一批当地农民致富。那些给他剥核桃的妇女,不用背井离乡,不用起早贪黑,在家门口说说笑笑就挣到了生活费。  这样的故事在下东峪有很多。这个村是岗南水库的移民村,曾几何时,乡亲们守着贫瘠山地勉强糊口,改革开放后开始想出路。靠山吃山,他们发展起核桃产业。  一次次挫折,一次次重新站起来。创业过程中,村民的聪明才智令人惊叹。有的做大了规模,有的烘干技术全国一流,有的另辟蹊径加工核桃皮,产品远销海外。“小作坊走向大市场”,下东峪成了全县闻名的核桃加工专业村。  下东峪的变迁是西柏坡老区发展的缩影。几十年来,老区百姓从未丢掉艰苦奋斗的精神。他们像深山岩石一般顽强,越是困难,越是坚挺,勤劳、勇敢地改写了命运。在这片曾经诞生“两个务必”的土地上,看到了“两个务必”的生动体现。[1][2]下一页“干部作风是关键”  “脱贫致富,干部作风是关键。”说这话的是康果怀,他所在的蛟潭庄乡拦道石村位于太行山深处,清澈湍急的卸甲河在村边日夜奔流。  “我大儿子上学那会儿,家里连续4年没吃过肉。被褥几年不敢拆洗,怕把被面儿洗坏了。”话说当年,这位65岁的村民一声叹息,“1995年张兰锁当了村支书,决定开发小水电。”  当时,为了凑经费,全村人勒紧裤腰带集资。老党员康万红当时已经81岁了,拄着拐棍来到村支部,颤颤巍巍捧出13块8毛钱,这是他多年的积蓄。接过那一把毛票和钢镚儿,现场所有人都哭了。  张兰锁到石家庄跑了一个多月,8次进京,连最便宜的旅馆都舍不得住,晚上就蹲在火车站里。他说:“这都是乡亲们的血汗钱,我不敢瞎花呀!”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找来200万元资金。随后,党员干部带领村民苦干了两年半。  康果怀回忆:“工程太难了,干到一半,施工队老板跑了,村干部就组成突击队进了山洞。大夏天,热得喘不上气来,他们三班倒,黑白不停。有人晕倒在洞里,有人靠着树就睡着了。”  有这样一群领头羊,拦道石终于搬掉了贫穷落后这块“拦道石”。水电站每年带来三四十万元的收入,又依托青山绿水做起了乡村旅游,去年收入80多万元,带动了70多人就业。  村民们最欣慰的是,有钱了,干部们却没有变坏。他们拿工资,收入常常赶不上在景区里扫地的普通员工。绝大部分村民的房子都焕然一新,而支书兼村主任张兰锁家房子是最普通的一座。村务全部公开透明,上级纪检部门来查过,账目一清二白,干干净净。  十几年由穷到富、由乱到治的转变,让这个村450多口人对干部作风深有感悟:“困难时一心为公,富裕后清正廉洁,这样的干部我们就信服。”  “务必继续坚持‘两个务必’”  革命战争年代,西柏坡老区的人民做出了巨大牺牲。一首歌谣流传很广:“最后一把米,留下做军粮;最后一块布,拿去做军装;最后一件老棉袄,盖在担架上;最后一个亲骨肉,送去上战场。”  新中国成立后,老区百姓在自身生存发展面临严峻考验的同时,仍在倾力支持山外广大地区特别是大城市的发展建设。“无私”二字,听来简单,一样一样摆出来却常让人泪流满面。  但发现,至今,这里许多群众仍未从根本上摆脱贫困。  例如古月镇西马舍口村还有不少简陋的土坯房。10多年来,除危房改造修了3户房子外,西马舍口没有盖过一间新房。因娶媳妇欠了一屁股债的大有人在。而“光棍”占全村230口人的近十分之一。  为了发展老区经济,改善老区百姓生活,当地党委、政府想了很多办法,加大移民补偿力度,引导产业发展,加强就业培训,鼓励年轻人外出打工。诸般措施取得了一定成效。  如今,“红色旅游”成了西柏坡百姓增收的重要来源。特色旅游商品广受游客欢迎;主打“革命饭”的小饭馆生意红火;“柏坡湖”已成为远近闻名的悠闲度假胜地……  然而,在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的同时,老区城乡差距、区域差距、收入差距仍无法回避——这样的现状为“两个务必”增添了新的注脚。  “务必继续坚持‘两个务必’,不能忘本。”老区的干部群众这样说,也在这样做。在新时代,他们在这片贫瘠而深厚的土地上继续耕耘,不断写书着一桩桩新的动人故事。

前一页[1][2]

台州小程序开发商
生死狙击微端怎么不能打开商城
微选商城平台是不是坑人的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