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傲闯青云第十章突然来客

发布时间:2020-01-21 01:32:50

傲闯青云 第十章 突然来客

东风来,小东城最有名的酒楼。

即便在如此寒冬,客人也往来不止,与冷清的大街形成鲜明对比。门里门外,热闹是他们的。

三个孩子身着锦服从远处大摇大摆的走来,来往客商纷纷投去疑惑目光,小东城本就不大,也没听过哪家金主的三个孩子出来的。

作为小东城最大的酒楼,里面坐满了豪绅客商。因此,为了保证客人们的安全,每一桌都配有身影魁梧的武夫站在一旁,每一个包间外也都站着两名身手不凡的打手,甚至连东风来酒楼门口,在这种天气,都有壮汉轮班看守,站的笔直,可谓说是戒备深严。

若是在平时,有人敢在东风来酒楼闹事的,肯定是一顿拳打脚踢,非死即伤。也曾经有过乞丐讨饭,可讨来的只是一顿暴打,东风来酒楼是穷人的噩梦,富人的天堂,只要你有钱,不管想要什么服务,其他地方可能做不到,但是在东风来,只有你想不到的。

如果在平时的话,三人肯定是敬而远之,可是在今天,却有所不同。

老大带着老二和莫言从衣店买完行头出来,直奔东风来,想到即将去的地方是他们只是在别人口中听到却不敢去看的地方,有些小兴奋

有钱人就是好,想干啥干啥,吃热的香的,好吃的,穿暖的,鲜艳的,好看的。

他们打远处就看到了东风来的几个大字,“就。。就。就是这了”老二舔了舔快要干裂的嘴唇,兴奋的说。

不远处,入口一旁有个人却被几个壮汉围住了。

看见这三个锦衣孩童走过,侍者很有礼貌的迎接上去,带三人进酒楼,莫言好奇围住的人,便询问侍者“他们在干什么”

“有个老乞丐,刚才想进去要饭,被我们赶出去了,现在却赖着不走”侍者有礼貌的回答。

莫言挤开了人群瞥见,一个白发老人瘫坐在地上,这白发老人穿着破烂的衣服,和莫言乞讨后的衣服很像,破破烂烂,满脸脏兮兮的,眼神中充满了绝望和无助,被几个大汉围绕在其中,眼中充满了恐惧

“诶呦哟。打不得打不得啊,我这副老骨头可不禁打啊”老人慌忙的连连摆手,跟想动手的大汉说

“那你还不快滚”大汉呵斥道

“我都两天没吃东西了,再不吃,我身体真受不了了”老人家带着乞求的声音对着那个大汉说。

“看在你是老人份上,”大汉从怀里掏出几块碎银,丢在老人身旁,“拿去买个包子吃吧。快走吧”

老人眼睛一亮,迅速捡起了碎银子,然后恢复了刚才的状态“诶呦,钱太少,买不起梅菜扣肉,我只有吃那个才行,你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,再给点钱吧。”

大汉满脸黑线“我刚才给你那碎银足够你吃两天的梅菜扣肉了。”

老人嘴一歪,不屑的说“谁看见你给我多少钱了,就给我一块碎银就想打发我走,不行,至少一块银币”

这可让大汉的气不打一出来,“你这老混蛋,找打”

莫言在一旁看着,心里酸楚,想起了失散在外的家人,若是也这般模样。莫言回头看了看老大和老二,老大点了点头。

“慢着!”莫言在一旁喊道。

这壮汉举起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中。回头看了看身穿白衣绣着金元宝,一看就身份不凡的莫言。粗声粗气的道“公子,您叫我干啥啊”

“这老人家也不易,放过他吧”莫言乞求的看着壮汉。

壮汉看莫言态度如此诚恳,便也熄了火气。

“让这位爷爷在这儿吃顿饭吧”莫言看了看跟上来的侍从。

侍从紧皱着眉头“可是我们东风来有规定,不允许乞丐进去的”

侍从刚说完这句话,老二便皱起了眉头,他们是什么身份他们自己最清楚,也都是乞丐,只不过是暴富的乞丐罢了。

老二随手向侍从甩出去一枚金币,“我。。。我。。我请了”

侍从脸色马上转变,欣喜若狂,一个金币,都能自己开店了,看这三个人如此阔绰,家世背景一定不凡,马上恭敬扶起还在地上耍无赖的老人家,在门口就吆喝道“贵宾来,上座”,几个外貌颇为标志的丫鬟从东风来里面走了出来,恭敬的请进了这四个人。

老人站了起来,眼神无比嚣张的看着本是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壮汉,无比得意。

“那,你也有人请吃饭了,内个刚才我扔的那钱,能还我不”一名壮汉捅了捅站起来的老人,小声说道。

“啥钱不钱的,我没看见”老人回了这句话,甩头便走,大摇大摆的,进了东风来。

东风来的贵宾间,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,至少消费在一金以上,才勉强的可以进入,这一金可以说对普通家庭能吃喝半年,可这三个小孩随手便是一金,让侍者更加恭敬,直接迎进了最顶级的套房。最顶级套房门外站着两个人,这两个人和门外的壮汉不同,用面纱遮住了脸,一看就是功夫高强的人。

四个人坐在这贵宾包厢内,屋内的温度和外面截然不同,墙上不同位置镶嵌着深红色的暖石散发着怡人的温度,而且摆出了漂亮的造型,桌子是用银铁树的树干做成,摸起来光滑而细腻,座子上铺着垫子,座子的靠背还能像后倾斜,往后一靠,比躺在棉花里还舒适,简直是帝王般的享受。

“诶呦”白发老头靠在椅子上,舒服的呻吟一声,“真舒服,老头子我半辈子,第一次那么舒服,爽”

几个孩子也靠在椅子上跳来跳去。

“您是哪里人”老大好奇的问道

“我是这里人”老头摇着头,靠着椅子,闭着眼,随意道。

“您往哪里去”莫言也好奇的问这个老头

“我往哪里去”老头回答前言不搭后语,老大无奈的看了莫言一样,苦笑、也打消了与这奇怪老头交谈的想法、

当当的,敲门声响起,一个美女侍从扭着水蛇腰妖娆的进来了,如果换成其他青年或是壮年汉子,肯定目光难以从这美女侍从身上移开,可惜,对着三小一老并没有杀伤力。

“请问各位,点什么菜呢?”美女的声音如同风铃一般。

三个孩子面面相觑,他们哪里点过菜,这可真不会,于是看向了在一旁的老人。

这老人仿佛打鸡血一样“梅菜扣肉”

“只点这一份吗”美女侍从面露疑惑。

“不,是梅菜扣肉不要,剩下全部上来”老头兴奋的站了起来

“啊?”三个孩子异口同声。

老头绕道了三个孩子位置的后面,就在三个孩子刚啊一声时,老头便飞快的一人一记手刀,三个孩子便晕了过去。

侍从还以为是对这老头的肯定,转身便离去。

东风来不亏是东风来,美女侍从刚走,身后便走来一个又一个俏丽的身影,手中都拖着一道菜。

没多久便摆上了一桌,之后上桌子,摆满了第二桌,再上桌子,摆满了第三桌,此时才肯罢休。

老头看着这三桌饭菜,畅快无比。三个孩子才幽幽从昏迷中转醒,看着满屋子的饭菜,满脸黑线。

“既来之,则安之吧”老大更是郁闷,这老头出手太快,又是偷袭。不过也没吃过如此饭菜,如此和兄弟几个尝尝鲜也是不错的。

老二眼睛早就已经发了光,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的每一道菜,口水流出来都忘记擦,莫言和老二也差不多,从昨天晚上就没怎么吃饭,又经历了那么一堆事,眼睛里冒出的是绿光。

老头打破了寂静的空气,伸手便向着一个鸡腿抓去。几个孩子也疯狂的向着自己面前的菜肴进攻着,筷子?估计他们心中已经全无了这东西的概念,只知道手能触及到的就是自己的食物。叮叮当当,吵闹声不绝于耳。

门口的保镖听到异常的声音,透过门缝向里面看去,吞了几口口水,被里面的这三小一老,吓得不轻。

三个人终于解决了眼前的食物,进去时本来瘦小的身板。现在却连衣服扣子都口不进去,老头更是狼狈,衣服有几层都被胀裂了。

几个人瘫坐在椅子上,侍女拿着餐单走进,“一共十金”

老大更是吓得一呆,十金,这可以让个普通家庭过上五年了,“钱是王八蛋”老大狠狠的说,

老二便从怀里掏出了那个袋子,把本来就不多的钱袋抽出十金就更少了。大概还剩两三枚。

老头很是惬意的用一块鸡骨头剃这牙,意犹未尽。

天色渐暗,三个小家伙离开了东风来,老头却还在里面,享受着还未吃完的大餐,三个孩子来到了医馆,对于这身新的行头,医馆老板并没有太多意外,赵铁牛已经转醒,断掉的腿也被接了上去,似乎一切都往着好的方面发展。

赵铁牛对这三个这身打扮还是很吃惊的,因为赵铁牛还行动不便,四人暂时住在了医馆内,跟赵铁牛一起住一间房,似乎生活又回到了平静,赵铁牛询问了昏倒后发生的事,对于在死人身上拔东西也是非常吃惊,因为林子里有太多凶兽,这次是运气好,如果运气不好碰到凶兽在,就连赵铁牛去也只能是有去无回。

“三个贼老鼠”赵铁牛抬起手揉了揉三个孩子的脑袋“等我好了,咱们一起生活吧,我开个店,你们来帮忙”

赵铁牛看着莫言,轻声道“如果你想学内劲,我可以教你,但是不能当你的老师”

莫言高兴的点了点头,但是却并不是那么兴奋,在脑海里总是能看到那若有若无的青色斩击毁天灭地般的威视。

“还没休息啊”外面传来医馆老板的声音。“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见客”声音变得不是那么友善,反而有些冷淡。

“我们睡了”赵铁牛吼了一声。

“睡了,那就起来吧”,医馆老板的声音变得急促“当”的一声,门被踹开,几十个人围了进来。

赵铁牛强撑起身体,拖着残疾的脚,向着另一面强砸去,咚的一声,应声而倒,可是另外一边墙外,也站着十几个人,正是衣店老板他们,赵铁牛没有选择逃跑,而是选择用身体护住了他们

三个孩子心里忐忑起来。

“我也不为了别的”医馆老板说话了“我就想知道,那么短时间,你在哪儿弄的金币,如果你告诉我或许,我能放你一马”

“我和医馆老板早已商量好,”衣店老板也是微笑着看着这四个人。

“在乱葬岗抛出来的。”老大没有犹豫,直接告诉了地点,他知道现在是没有实力去反抗的。

衣店老板和医馆老板相对一笑,点了点头。

几个人拿着刀便一步步走来。

“你不是说医者仁心吗。你不是说仁义道德吗”老大眼神中充满了惶恐,二三十人把他们围绕在中心,逐渐靠拢。

衣店老板和医馆老板只是斜着眼,玩味的笑着、

赵铁牛苦笑“看来,到了那边我再去照顾你们几个吧”

这必死的局势说来就来,莫言也感觉到了无力,还以为要过上好日子,谁知道也只是下一秒会遇此次劫难,

“别,别,别”老二更是缩到了赵铁牛身旁“别过来”

可是钢刀明晃晃的透着月关隐隐约约透着恐惧,算了,命该如此,老大一行人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距离最近的壮汉持刀狠狠的劈了下去。

九江市妇幼保健院
焦作市中医院怎么样
成都治疗睾丸炎方法
石家庄治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
洛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