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神武图 第十六章 上台挑战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32:19

神武图 第十六章 上台挑战

“不过是仗着家世而已,若没有那身装备,你焉能在考核中胜我?”

那位“小仙师妹”语气很是不善,说得纪师兄面上有些挂不住,他对这位大小姐真是头痛,难道你家世不强?你没有好东西吗?

段小仙,人如其名,貌若天仙,考核时半招之差败在他手上,一见面便出言讽刺。

当然如果再来一次,纪名扬还是会击败她,这种骄傲的小公主若是输给她,这辈子都别想得到她的芳心。

安慰自己一下,纪名扬又笑道:“都怪在下没有怜香惜玉,那今天便再比一场,我不用护甲和武器,怎么样?”

小仙师妹差点一个“好”字脱口而出,却很快反应过来,你的意思是这次会怜香惜玉了?你输了所有人都会赞你,倒显得我刁蛮了。

“要打也得在考核时打败你。”险些被他算计,小仙师妹很是不甘,又冲着台下嚷道:“你们谁去打赢他,本小姐有赏。”

话音刚落,段小仙又有些后悔了,纪名扬毕竟不简单,别看在场人数不少,还真找不到能收拾他的人,自己这样一喊,岂不是替他增加威望吗?

“这臭屁小子很厉害吗?也不知道哪个喊的有赏,却不说赏什么,傻子才上去呢!”洛赢心里不爽,却对上台挑战毫无兴趣。

纪名扬的目光扫向台下,眼中带着得意,他也希望有人能上来。今天他借口手痒了,主动上台挑战,就是看到段小仙从修炼室出来,才想展现自己的实力。

一连两场,纪名扬都是轻松击败对手,正担心不会有人上来了,可段小仙这样一激,纪名扬也朗声道:“既然小仙师妹想看我出丑,那在下也只好献丑了,若哪位能接在下三招,便算胜出,我愿献上金币五百枚。”

在场之人一片惊叹,看看这风度、这实力、这自信,简直迷死人了,现场的女学员已经发出阵阵春意。

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纪名扬心里暗爽,三招搞不定对手便算自己输,其实听起来吓人,可玄机就在这三招里面。

因为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,那些实力强劲的学员哪好意思上台,丢不起那人。而能为了五百枚金币上台的人,又怎么可能是高手?

如果他敢说给五百贡献分,估计那些闭关的师兄都会冲出来,可区区几百金币,也只能吸引一些穷学生了。如果三招都没人敢接,那也同样是完美收场,在小仙师妹面前,也是大大的露脸。

他的如意算盘刚刚打响,便有一个黑影冲了上去:“你说话算话?”

纪名扬还在自恋他的机智,便有人闪电般的冲上来,好像生怕这五百金币被别人抢走。

心中暗骂一句白痴,纪名扬才打量起来者,似乎是个新生,身材普通,肤色如同长满铜锈一般,这傻小子以为他的三招这么好接吗?

“自然算数。”

纪名扬说着,拿出五根金条,随手往台下一扔道:“小仙师妹,先放在你这,看这位兄台能否拿走。”

五百金币,对于洛赢兄弟俩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这两天正需要解决温饱问题。

洛通本想先上去试试,毕竟刚才没看到此人出手

,哪怕自己败了,洛赢再上去挑战,胜算也会大一些,可是洛赢也是同样想法,而且他速度更快,抢先一步冲了上去。

不错,台上正是大名鼎鼎的痞子哥,最强挑水工,可这里没人认识他。

洛赢也不需要出名,他需要的只是那五根金灿灿的金条,省点用可以吃很久。

只见洛赢解下身后的东西,用力一抖,上面的布条落下,露出一把三尺三寸,通体乌黑的宽刃刀,刀锋散发了森森寒意。

纪名扬眼中一凝,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,刀一入手这傻小子的气势变得如刀尖般锋芒。

卖相不错,不过以为能撑过三招,只能说太天真了,纪名扬心里不屑,脸上却仍是风轻云淡的赞道:“好一把利刃,三招,兄台可要小心了。”

说着他拔出一把十字剑,剑身薄而锋利,闪着耀眼的光芒,随手将镶有宝石的剑鞘扔在地上:“请!”

有了三招的限制,纪名扬拔剑别人也无话可说,何况是对方先出兵刃,若是洛赢主动要求空手过招,他也不好再出剑了。

段小仙恨铁不成钢的嘀咕道:“真是冲动,刚想激他不用兵器,你可倒好,先把刀拨出来了,这下看你怎么办,人家手里的,可是带符纹的一级兵器。”

洛赢听不到她的话,就算听到也不会去理,他很想试试学堂的师兄有多强,何况还是去年的新生第一人。当然,更主要的是那笔生活费。

提气,挥刀,直来直往的招式,洛赢一招攻出,竟然是标准的士兵刀法,他还没有学到任何武技,只有许震所教的普通招式,可他出刀极为老练,仿佛一个用刀在战场上拼杀了数十年士兵。

纪名扬的笑意更浓了,果然是连武技都不会的新生,这种人也有胆子上来,那就做好惨败的准备吧。他心中一动,干脆省去虚招,直接元气贯穿剑身,他要将对手的武器震碎,以最震慑的方式,压倒性的实力,一招结束战斗。

“铿!”

一声刺耳的金属碰撞声,一刀一剑碰出了阵阵火花,紧接着,纪名扬眼睛急剧收缩,一股大力差点将他的剑震得脱手。

纪名扬第一反应是,若非他想一招败敌而加重力道,或者手里拿的是一把普通兵器,这一招败下的也许就是他了,这怎么可能?

双方都被震得倒退,只是纪名扬强顶着冲击力,只退了一小步,而洛赢却是连退三步,最后刀插在地上,才稳住重心。

但此时纪名扬却更加难受,他怎么也想不到,一个新生会有如此强横的力量,若是他同样退几步缓冲一下,就没什么事了,偏偏他要强行止住身形,相当于硬拼的余劲,硬生生全击在他胸口。

一击之后,纪名扬看似占了上风,却因为面子受了内伤,还险些憋出一口血来。

更让他震怒的是,洛赢的元气极其精纯、武器也异常坚固,难道是扮猪吃虎?不对呀,此人绝对是一品武徒,十成新的新生!

“好强!这样都没占到便宜。”洛赢偷偷用上了十成力道,正是想以重刀的优势,让对方吃个大亏,但似乎没多大效果。

洛赢更是打起十二分精神,又一刀直直劈出,竟是与刚才一模一样的招式。

士兵刀法居然能接下纪师兄的一招?看热闹的人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洛赢便又重复使出这一招,让人大跌眼镜。

纪名扬差被气吐血,若在平时,他有很多种方法来巧妙地化解这招,可刚才被击退一步,此时若改用巧招,就好像自己不如对方,不敢硬拼。

纪名扬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,他现在胸口憋闷,一口元气提不上来,如果再和对方硬拼,很容易加重内伤,甚至吐血。

但洛赢的刀却不会给他多少时间,转眼间便攻至眼前,纪名扬也不愧为新生第一人,只见他当机立断,手中之剑瞬间扬起三朵剑花。

“唰唰唰!”

以这种最不费力的方式,直接攻其要害,且招式炫光夺目,引得台下一片叫好声,这才叫真正的武技,比起士兵刀法来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一般人面对这招,也只能被迫后退,收刀护住要害,然后纪名扬便可以变招,一鼓作气将对手轻松击败。

纪名扬算盘打得响,唯一失算的是对手不吃他这一套,才三朵剑花,就算再来几朵也没有压力,树上落下的花仁果和树叶比这可多得多。

对方出手快,可洛赢的变招更快,只见他手腕一转,接连三刀劈出,瞬间将那三朵剑花全被击溃。这还没完,紧接着又是一刀直刺出去,直奔纪名扬咽喉之处。

纪名扬脸色一变,刚刚那三记撞击,对方每一刀都是力道十足,他感觉胸口更加难受,一口血已经到了喉咙,又被他强咽了回去。

洛赢随后的一刀,他已经再后继无力,只好身形一动,想从洛赢的身侧滑过去,虽然此法有违本意,看起来有些狼狈,但纪名扬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。

他已经算计好,以身法的优势闪到洛赢身后,再以雷霆一击刺伤这小子,让他溅点血出来,也算三招之内胜利。

到时候为了补偿自己“失手”伤他,再把那五百金币送给他,奖金既已送出,他便可以顺势下台,皆大欢喜,然后再尽快找个地方吐血,吃点伤药。

不得不说这位“第一人”的脑子够快,他的想法也确实可行。

可他万万想不到,今天碰上这主,在湖中修行的时候,一条小鱼都别想从身边溜走,比起水中的庞大阻力,此时纪名扬的身法再快也不够看。

洛赢手腕灵动轻盈,瞬间改刺为砍,重刀再次变招。

纪名扬刚闪到他的身侧,便觉得后心一阵寒意,一股直面死亡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呼和浩特治疗阳痿方法
清远治性病好的医院
珠海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呼和浩特治疗阳痿费用
庆阳好的性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