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34章:诅咒(上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9:49:33

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34章:诅咒(上)

这些藏族人在外面集体自尽,绝对是我始料未及的,我简直不敢相信在当今的社会里,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。<-.眼前的zhègè场面也只有在抗日的电视剧里才能看到,一些愚蠢的日本武士,为效忠所谓的狗屁天皇,最后选择了剖腹自尽,但这种事情发生在那个年代就很正常,因为那些日本人都很二。可这些藏族人让我看不明白了,都已经是和谐社会了,他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做,他们到底是在为谁尽忠?

我绝对的相信他们的自杀,不是因为要救眼前的zhègè白发老头,更不会是因为老嫖説的,所以我有理由认为他们是在完成一个使命,而zhègè使命应该和zhègè木楼有关。

他们不是在给我们叩拜,也不是在给白发老头叩拜,而是对着zhègè木楼行了如此大礼,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但我可以肯定这里一定不简单。

“我日的,老头,这是什么情况?他们真的剖腹救你了。”老嫖説道。

白发老头并没有言语,目光始终盯着那些藏族人的尸体,这时小狼再次的醒了过来,用微弱的声音,説道:“药。”

我这才缓过神来,likè去翻小狼身上的药瓶,看他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很好,找到药瓶后一连给他吃了三粒。就在我给小狼喂药的时候,那个白发老头看了我一眼,説道:“没用的,他中了西域奇香散,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。”

老嫖对着白发老头的腹部jiushi一拳

发丘门盗墓传奇  第34章:诅咒(上)

,然后问道:“他娘的,解药在哪?”

白发老头咳嗽了两声,説道:“没有解药,中了西域奇香散的人必死无疑。中这种毒的人,只能静不能动方可保命,可他刚才和我动手了,毒性已经走遍了全身,所以他已经没救了。”

“放你娘的狗臭屁,这西域什么毒是不是你下的?”老嫖拽着白发老头问道。

“不是。”

“不是你下的,那他娘的是谁下的?”老嫖追问道。

“它”白发老头用手指了指上面説道。

刚説完话,他就把脖子贴到了老嫖的弯刀上,用力的一蹭,想要自刎。老嫖一看这家伙要自刎,连忙把刀躲了过去,然后对着白发老头的后背就踢了一脚,直接把他踢倒在地上,接着老嫖使了一招泰山压dǐng,压在了白发老头的身上。又动作极快的将白发老头的布条裤带解了下来,直接就给他的双手双脚绑在了一起。

绑完之后,老嫖蹲在白发老头的跟前,看着他説道:“老头,你还不能死,把话説明白再死,你刚才指着上面説它下的毒,是什么意思?你是説上面还有人啊,还是説这木楼呢?”

无论老嫖怎么去追问,那白发老头jiushi不肯开口説话,小狼的状态也不见好转,脸色还是那么的难看。

“我操,老头,你别给脸不要脸啊,把老子惹急眼了,老子就把你这副老骨头给拆零碎了。”老嫖恶狠狠的盯着他説,可白发老头还是没有吭声,这把老嫖气的直在原地跺脚,骂骂咧咧地接着説:“你他娘的jiushi一个老头,要不是看你年老体迈,我早就把你撕扒了。好,你不説是吧,那我自己上去看。”

老嫖説完就朝着里面的楼梯走去,当老嫖刚走出去几步时,白发老头,立即对着我説道:“请不要上去,那只会带来灾祸,如果你们执意要上去,那就请杀了我。”

他虽然没有和我説为什么会有灾祸,但我听他説完这句话,却产生了一种紧迫感,心里也产生了yihuo,要不要听他的阻止老嫖上去。我并没有立即做决定,而是看着白发老头,问道:“你所説的灾祸是什么?”

“快拦住他,我告诉你。”白发老头急切的説道。

我likè喊住了老嫖,让他也过来听听,老嫖走了回来説道:“我日的,老头,你説你贱不贱,现在我不想问你了,你他娘的倒想説了,有话快説,别耽误老子发财。”

“把我的衣服打开,你们看看我的肩膀。”

听他説完,老嫖likè上前把他肩上的衣服扒开,露出了肩膀。只见在白发老头的左肩膀上,有一个一元硬币大小的纹身。站着看的并不清楚,我只好蹲下身来仔细的看了一眼,只是看了一眼,我就被他左肩膀上的图案吸引了。

这是一个骷髅,一个活灵活现的骷髅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逼真的纹身,就像是一个骷髅缩小了装在他的肩膀里一样。看到zhègè骷髅的第一眼,我就有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,但jiushi想不起来,是在哪里见过,总之是非常熟悉的感觉。

我一边看一边问道:“你让我们看纹身干什么?这能説明什么吗?”

“把我这块皮割下来看看,你们就明白了。”白发老头低沉的説道。

“我日的,老头,你这是耍什么诈,还要死啊?就知道你不会这么老实告诉我们,还是上楼自己去看吧。”説完,老嫖便又朝着里面的木楼梯走去。

“请相信我,把我这块皮割下来,你就会明白的。”

我虽然不理解白发老头这是什么意思,但我从他的眼神里,看出了他的诚恳,并不是在愚弄我们,所以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。当即喊住了老嫖,去拿他手中的弯刀。我刚zhunbèi去接老嫖的弯刀,老嫖likè向后退了一步,説道:“我日的,你不是吧,你先告诉我你要干什么?”

“听他的,把那块皮割下来看看。”

老嫖先是用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会,然后又问道:“你quèding要这么做?”我对着老嫖diǎn了diǎn头,他jixu説道:“那还是我来吧,你动刀,也许就把他疼死了。”

老嫖拿着弯刀看着白发老头,説道:“忍着diǎn,会很快的。”

只见老嫖对着那块纹身的皮肤jiushi一刀,老嫖的速度的确很快,以至于那块皮肤已经割下来了,血还没有流出来,过了一秒钟之后才流出血来。

白发老头虽然没有发出疼痛的叫喊声,但满脸的冷汗已经暴露了他是在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。我可以理解他现在的感受,十指尚且连心,更何况是一块皮呢。

老嫖把割下来的那块皮,放平在弯刀上让我看,我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到不对,likè蹲下身来去看白发老头的左肩膀,仔细的一看,没有错,老嫖割下的正是骷髅纹身的那块皮,可皮上的纹身却消失了。

老嫖手指着白发老头的右肩膀,非常惊讶的喊道:“我操,怎么变地方了?”

我顺着老嫖手指的方向看去,那块硬币大小的骷髅,竟然跑到了白发老头的右肩膀上。我当即很奇怪的问道:“我靠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这不是纹身,是诅咒。”白发老头低沉的回答道。

白山治疗男科医院
吉首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
随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手术要多少钱
北京国仁医院治疗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